咨询热线:030-28073317

数字工厂:工业4.0催化了美国新一轮高效汽车制造

考虑到成本压力上升、工厂利用率多达90%、资产负债表现金流充裕等因素,现在是投资的合理时机。  美国是理想之地:平稳的基础设施、价值链关系密切、接受教育的劳动力充裕、领先的IT技术和工程专业。  汽车行业数字化的影响一般来说在终端消费领域被普遍辩论。

数字工厂:工业4.0催化了美国新一轮高效汽车制造

但是,下一次数字革命不是关于消费者,而是关于生产力。  美国国内汽车生产未来将会每年节约成本160-320亿美元,相等于可计算成本的10-20%,以上成果以求构建,源自众所周知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即工业4.0。罗兰贝格近期研究分析了这些发展的先决条件,并与美国地理因素相比较,得出结论的具体结论是:美国是实行制造业数字化的理想之地,不具备所有必要条件。  制造业数字化允诺获取充裕的机会以提升生产率、降低成本。与传统汽车制造厂比起,数字工厂可以在某种程度的流水线上生产出有更加多的个性化产品,而会产生过于大的切换成本,同时产品上市时间更加慢、质量更高。这不会带给生产能力的更加充分利用、员工和工厂的更加优化配备。  美国汽车制造厂未来5年未来将会维持90%以上的利用率。这意味著迅速美国汽车业将超过满负荷生产。正如罗兰贝格的分析,既然完整设备制造商必须投资到新的工厂和技术,那么数字工厂认同不会是未来最有可能构建这些市场需求的不二自由选择。  大幅度的成本节约可以意识到  节约潜力跨越整个价值链。长年来看,数字工厂的优势可以归纳如下:  可以减少生产成本,比如通过先进设备的机器人、更佳的设备综合效率和员工灵活性;  可以减少物流成本,比如通过引入自动化程度更高的工厂内物流;  可以增加存货,比如通过较少的安全性库存和牛鞭效应;  可以增加综合成本,比如通过智能产品和智能模块;  确保收益,通过优化的备件存货和动态优化,可以取得收益。  时机合理  数字工厂的市场需求背后有几个原因,如市场对成本上升、生产率提升、廉价能源的压力。再行再加汽车厂的流动资金非常丰富、资金融资渠道通畅,这些现有环境为数字化制造业获取了极致的条件。美国沦为数字工厂投资理想之地的原因有以下4个:  已竣工的技术中心如硅谷:美国是全球前十大IT公司中八家的发源地。这些公司相互合作建构了能为汽车产业所用的技术集群。  现代基础设施和附近效应:为超过完整设备制造商和供应商之间的按时顺序供应,物理距离的附近十分必要,这在密歇根和南加利福尼亚的汽车产业中心可以构建。  接受教育的劳动力:数字工厂运营必须一批接受教育的劳动力,需要适应环境对信息技术更加多的倚赖。美国有多达3200家学院,每年毕业生多达57万。但是人才战争也很白热化,必须紧密管理。  强有力的政府反对:美国是投资数字工厂的理想之地还源自联邦和地方获取的各种反对(如先进设备技术汽车生产贷款项目),借以建构未来的制造业基础。

数字工厂:工业4.0催化了美国新一轮高效汽车制造

  数字工厂是美国本土完整设备制造商和供应商的下一个发展自由选择  直到2020年,现有工厂的试点和技术改良将持续展开。标准解决方案的更大范围应用于和大多数机器的渐渐替代很有可能在2025年左右经常出现。最后,确实意义的数字工厂将在2030年构成。  为建设数字工厂,企业必须提早大力发展自身的数字工厂生态系统。数字工厂的战役早已打响,想从制造业数字化中收益的企业必须立即行动,明确还包括:在自己的工厂内确认必须的数字工厂技术,评估这些能力,研发合乎自身实际情况的工业4.0路线图。凭借以数字工厂为基础的强大生产能力,美国生产将再度沦为极具竞争力的优势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