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30-28073317

希腊今日就债务问题举行全民公投 一投定“钱程”_yabo加入vip

7月5日电 当地时间7月5日,身陷债务愁云的希腊人步入一个对国家命运至关重要的日子全民公民投票日。1100万希腊公民中的许多人,将送达手中一票,要求否拒绝接受国际债权人的新一轮救助建议。这个被誉为民主政治发源地的古老国家,如今却要把公民投票权用在欠钱还不还的这个未必光彩的问题上。

希腊今日就债务问题举行全民公投 一投定“钱程”

今年6月25日,在对希腊救助协议将要届满的情况下,欧盟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构成的国际债权人明确提出一份新的协议草案,表示同意向希腊获取155亿欧元的第三轮贷款。但他们拒绝希腊缩减养老金开支,提升退休年龄,下调增值税税率,以便在2016年构建相等于其国内生产总值1%的减免。希腊方面拒绝接受这样的削减条件。总理楚普拉斯大吐这是在诈骗,意图侮辱希腊人民,财长瓦努法基斯责怪称之为他们拒绝接受增加我们付不起的债务,还想要让我们的子孙来偿还债务。希腊政府的表达意见很具体,期望减少政府支出,增加部分税收,还想更好的债务减计,也就是想少还点钱。这一次,国际债权人没作出妥协。在2010年和2012年分两轮向希腊获取过总额高达2400亿欧元的贷款后,他们最不期望的就是看见这样无休止的欠薪。虽然2010年时任IMF总裁卡恩充满信心地指出希腊能掌控债务规模,但现实是,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希腊经济大跌四分之一,失业率多达25%,股市挫败,国债收益率上涨,政府面对还不起钱的窘境,希腊债务出了堆反感的黑洞。这让人回想经历过国家倒闭的北欧小国冰岛。2008年金融危机时,冰岛国内生产总值只有190亿美元,外债却超过了1300多亿美元的天文数字,资不抵债,最后宣告倒闭。冰岛在2010年和2011年曾举办全民公民投票,要求否向英国、荷兰赔钱,两次的结果都是多数公民喊出不,在一定程度上给国际社会留给了全民赖帐的形象。经过几年的平缓,今年6月,冰岛宣告完结资本管制,基本上走进金融危机的泥潭。希腊否从同病相怜的伙伴的身上,看见了某种可能性?但分析人士认为,冰岛与希腊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冰岛不属于欧盟和欧元区,人口只有32万,船小好掉头,冰岛在经济完全恢复的路上就越回头越少,但反观当今的希腊,其钱程不可不曰险恶。像冰岛一样,希腊从今年6月底开始对国民实行资本管制,规定每卡每天不能在自动取款机上取60欧元,禁令银行账户或向海外缴付,避免银行挤提和资本的出逃。什么时候能中止资本管制,过上长时间的日子呢?塞浦路斯花上了两年,冰岛花上了七年。希腊?则要看公民投票的结果。希腊已将公民投票选票的内容昭告天下: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IMF于2015年06月25日递交的、由两部分包含的草案否应当被拒绝接受?选项只有两个,简单明了:不表示同意/NO、表示同意/YES。Yes or no?这是一个看起来非常简单,却在历史的长河中无数次难倒过各路英雄豪杰的问题。对于希腊来说,要做到的有可能好比一个单项选择题那么非常简单。如果拒绝接受草案,希腊将获得暂时性的器官移植,银行业也能恢复正常,但要在欧盟的监管下勒紧腰带过日子,还要之后面对一次次的高利贷,民众的怨气没避免。而且,一动大手术,yabo加入vip没确实脱胎换骨的改革,希腊的债务隐患依然不存在,仍随时有可yabo加入vip能愈演愈烈。公民投票来临前,总理楚普拉斯在社交媒体上刷屏,声援民众对债权人说道no,但如果公民投票结果逆转,多数人投给了yes选项的话,楚普拉斯就得第一个包走人。他不但赌上自己的总理宝座、政治生涯;希腊政府也让yabo加入vip整个国家变为了赌局上的筹码。驳回草案,希腊不会取得继续的自主权,但将丧失一切国际援助。这对希腊人来说,有可能也无法用一场胜利来形容。虽然楚普拉斯特别强调驳回草案不意味著弃欧,且据近日民调,60%的希腊民众期望回到欧元区,但如果真为对国际债权人说道no,希腊在欧洲大家庭四处刁难,未来之路或更为艰辛。